冷僻的文章集中地。
能堅持多久便多久吧。

【默帝/四方漣漪】


相識至今,有許多問題想要問你,
但卻不知、從何問起。
 
  這一天的探望,最後是以他看著人不再高燒、呼吸變得平穩,收拾離開做為結束。臨走前,默蒼離摸了摸那隻被病人疼愛有加的小貓,然而他一開門,小家伙也尾隨而出--跳上一邊矮牆,美茲茲地曬起太陽,似乎是知道屋內的人類狀況已穩定下來。

夕陽將默蒼離的背影映射出金綠交織的流光,而人回頭闔上門時,
淡然的目光卻第一次氤氳著明顯的留戀。

***

  隔天,一開始墨家鋸子還猶豫著,是否要直接續拍止戈流開陣的部份,畢竟他的對手體力應該才漸漸恢復,但工作人員跑來傳答,戰修羅表示沒有問題,那麼,自己也沒什麼需要顧忌之處。

  只不過,一到棚內,默蒼離遠遠地就看見佇立...

【金光/默帝】<臨界>



....為何自己會出現在這裡?

  套著薄風衣,一身輕便的蒼離,直到來至公寓六樓的某座門前,才回神過來、發現自身不對勁的地方。
  還不是那群小鬼...一見他終於出現在修羅組休息室時,眾人瞬間彷彿消弭連日來徬徨不定的氛圍、圍上前吱吱喳喳地跟他說:

『帝尊請病假了,昨晚就沒來!』
『從來沒看過帝尊那麼不舒服的樣子過!』
『臉色變得很蒼白,而且渾身難受的樣子!』諸如此類的話語。

然後,他就像那天離開教場那樣,
一人走著走著,回到練琴室後,才意識過來已不知不覺到了這兒。

...默蒼離,你是怎麼了?
怎麼突然一點都不像自己會有的風格,呵。

  方過中午的天空偶飄來幾朵飽滿的雲絨,暖風不時從大樓四周穿梭而來,盤旋過身處眺外...

【金光/默帝】<解語>

  如果有人經過會客室旁,定會被裡頭的動靜吸引過去--那穿著黑皮大衣的男子,唱作俱佳般,與久未遇見的故人描述著最近的經歷;而另一邊的紅髮男人,則是熟練地沖茶、斟杯,不時點頭著,仔細聆聽對方所說的話語。

『 你知道嗎?這世上如果有個最任性頭領獎,小明我一定把邪皇的名諱填滿整個空白處!!!
哪有人發動突襲的前一晚,私下命人親身遠渡重洋替他傳口信...就為了使他的親人安心!!!』

『不重點是那道密令他老大是放在鎖我房間的限時炸彈、炸彈裡耶!!!怕我們安逸下來,沒有危機意識也不能這樣--啊...不是說阿鬼的錯啦~但你哪天回來時,記得要幫小明罵罵他,這世上就你能治那隻老奸巨滑的龍嘛~』

『情勢是亂,但...

手繪,素描紙和彩鉛。
因為掃描太淺,所以直接用手機拍照+後製~
不過下半部有截到就是...
上次線稿的完版XD

看著先帝,能給俺好心情:)

【金光/默帝】<相待>

「你來了,吾原猶擔心你不來....而你終於來了。」

  血色琉璃樹下,佇立的人,淡漠地說起話,隨著背後的腳步聲越發接近,他寬袖裡緩緩拾起一串透白琉璃,雖與樹上那數不清的珠串並無二致,一襲蒼綠的身影還是慎重地將之繫於枝枒上頭--

「唯有你來,吾的琉璃串,才掛得上。」

「你的沉著,令朕欣賞,你在等朕?」在這個舞台上,來者對他的第一句話是讚許的語氣,
「你有很多選擇。...」智者轉過身來,平靜無波地開始分析眼前所想翳除之魔,直接了當的話語雖是越來越尖銳,飾演王者的魔卻還是穩重、激賞之意居多--

「...佈下天羅地網,你為的是阻止朕的腳步、削弱朕的大軍,」
「夠了,別再思考。當你一思考,整個中原都瀰漫著愚蠢的氣息...

[帝鬼/線稿局部]
俺可能把先帝的年紀越畫越回去了吧...(掩面)
就想撇撇帝尊當年英姿颯爽的模樣>//艸//<

雖然慢了,虎子祝同喜歡這對的大家新年快樂:)
一個多月忙壞了,都沒好好寫寫他們,
也是會想念的。

[金光/默帝][性轉獨立篇]你的我

前言:內有性轉的帝姐姐,請小心食用。
   正經的不多,但歪的腦洞倒是不少(艸)
   當作是歲月靜好篇的後續吧。
===============================

  闥婆尊此刻心裡百感交集地看著正坐在身後沙發不發一語、望著手上茶杯冒煙的女子。之所以百感,是因為她以前曾未見過那位驍勇善戰、傲視眾生的英雌還有這般善感柔軟的一面,讓她一方面放了心,一方面又不禁有些擔憂。

「帝尊...妳確定,這麼晚還不回去好嗎?」
「嗯…」仍不知在沈思何事、低挽長捲紅髮的女人,只是輕抿一口茶。

「我覺得…直接告訴他,一定沒問題的。」曼邪音拿著勾選採購清單的原子筆,一邊當成髮簪別上,一邊說著自己的看法。
「直接說,自...

[金光/默帝]杳杳

  從劍影魔蹤開演以來已有一段時日。即使如此,默蒼離仍會有幾日不出現在修羅組的演員身邊。再怎麼說,他的角色在舞台上,還是與墨家相關的人、琉璃樹組的演員們一起工作的時候來得多。而修羅國度的七先鋒眾人,也逐漸習慣了這位如風來去自由、畫風優美但氣勢驚人的前輩--就算其人不在,仍會注意著留下他的位子,準備什麼都會多備一份以防不時之需。

雖然一開始是因為頭頭有確實的吩咐過了。

  曾經,他們有人還是不禁跑去與頭頭詢問過幾句,例如:不覺得默前輩是有什麼事情才會如此決定?或著帝尊你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嗎?諸如此類問了下一秒就會慘遭煞組長的厚實文件夾狠K後腦勺攻擊的話語--打人的和被打的再一起很緊張望向他們那一手支著...

...就,俺還活著。(PO圖(又來這招
目前畫過最好看的一張教授TWT(被銅鏡K頭

1 / 3

© 六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