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僻的文章集中地。
能堅持多久便多久吧。

[金光/默帝]觸

「這把兵器的重量…他們有刻意減輕過,但你這樣握,揮動的時候還是要帶動大軀幹的力量才能輕鬆點。」
「嗯。」
「你試試看?」
「…這樣?」
「啊,可能…介意我…?」
「不介意。」

  雖說如此,引導之人並無過多的肢體觸碰,只是站得較近些。在默蒼離握住劍的手臂關節和需注意到的角度去指點。

  之前匆匆一見、又身穿戲服,所以並無注意過--就平常人的裝扮雙邊站近後,才發覺對方身高與自己相差無幾。一站得近,又想起相識時發生的糗事...教導者於是更發謹慎地拿捏好跟對方的互動,

但是眼前的人並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悅或厭煩的情緒,反而很自然似地隨著他所點出的不順處詳細凝聽,只是,那雙琥珀眼眸,時常幾次反覆地將目光偏望過來--

不知怎麼地,以往明明即便在鎂光燈下仍可怡然自得的人,此時反倒有種奇妙的心緒油然而生,於是不禁問道:

「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沒有。」聽到話語,鄰旁的身影才又轉了回去,
「這樣….那麼,你再舞一套試試?」
「嗯。」

  雖是以便服的模樣演練,默蒼離揮舞著那柄古拙渾厚的重劍依舊有種凌厲瀟灑的氣勢。
  依照片頭的要求,墨狂會從飛旋的銅鏡裡化出,順勢破浪後,墨家鉅子凝意於指,再來都是特效組須後製的部分,所以舞動的步伐幾乎在原地完成便可,然而--

「默....?!等等---」發現寡言而勤練的人似乎渾然忘我地真將配劍揮砍向一旁分隔空間的布簾,帝鬼出言欲阻止,眼看就要來不及時,卻見對方的劍尖把一個藏在後頭的藍色身影給逼了出來--

「哎呀...!真是令吾吃驚呢。居然被發現了...」那人雖被對著鼻尖的利器逼得連退數步,卻還是一派從容,雙手上舉做出乖乖就範的舉動,其中一掌卻不知為何拿著手機--

「默蒼離,沒事麼?...這位是?」帝鬼趕緊跑向前,就看見一綠一藍的兩人彷彿正在對峙著,

「神蠱溫皇,」還平舉著劍的蒼離聲線降了幾分,對著面前還在向他身後的新進演員頷首致意的男人緩緩地說:

「刪了照片。」

「何必這般拘束--唉,好吧好吧--」那凡事似乎都蠻不在乎的男人本不在意威脅,但再不理會的話,這人也許真的會用那把沒開封的道具劍砸他也說不定哪......

一頭黑髮斯文樣的人稍作思考,可惜般地搖了搖頭,慢慢在手機螢幕上滑了滑,然後秀給面前正像是盯著敵人般的傢伙看,

「這樣總可以了吧?」
[你來這做什麼?]
「诶~吾只是路過、路過~」
「路過順便充當狗仔麼?」
「唉,這誤會真讓溫皇心痛,只是難得見你...」看對方放低了墨狂,溫皇便慢悠悠繞到他身旁拍了拍肩說:
「會有此景罷了。」
「......」

「修羅國度的帝鬼嗎?初次見面,吾是神蠱溫皇。」
「...你好。」走到周遭彷彿又降了幾度的人身邊,淺淺鎏金的目光擔憂瞄了下,才望向對著自己打招呼的人點頭回禮。

「方才吾好像聽到,戲棚那邊的人在找你呢。」
「是嗎...那--」
「先去吧。」那不知為何沉靜下來的人似乎回復了平常的狀態,對上帝鬼的目光,簡短平和的說了一句。

「...可是...」搔了搔紅髮,莫名地不想先行離去的人想了想,決定開口這麼說:

「你的武器也是得還,不如一起去?」此言一問,只見面前原本情態不一的兩人似乎皆同時愣了愣,

彷彿這是一句很稀有的問話。

「...好。」蒼離的應聲像是冰河流動般,安靜無聲的水面下流淌過些許微溫,然而當事人卻還沒有察覺。

  神蠱溫皇饒有興味地看著氣息迥異、性格也截然不同的兩人一前一後、漸漸走遠的背影消失在眼前。佇立良久,忽然有種想拿出那把在戲裡慣用的羽扇來搧弄幾下、思索一番的心情--

他微微勾起嘴角一笑,
等等就叫鳳蝶幫他帶來吧,還有晚餐。


评论(4)
热度(3)

© 六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