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僻的文章集中地。
能堅持多久便多久吧。

[金光/默帝][性轉獨立篇]你的我

前言:內有性轉的帝姐姐,請小心食用。
   正經的不多,但歪的腦洞倒是不少(艸)
   當作是歲月靜好篇的後續吧。
===============================


  闥婆尊此刻心裡百感交集地看著正坐在身後沙發不發一語、望著手上茶杯冒煙的女子。之所以百感,是因為她以前曾未見過那位驍勇善戰、傲視眾生的英雌還有這般善感柔軟的一面,讓她一方面放了心,一方面又不禁有些擔憂。

「帝尊...妳確定,這麼晚還不回去好嗎?」
「嗯…」仍不知在沈思何事、低挽長捲紅髮的女人,只是輕抿一口茶。

「我覺得…直接告訴他,一定沒問題的。」曼邪音拿著勾選採購清單的原子筆,一邊當成髮簪別上,一邊說著自己的看法。
「直接說,自然是無妨。只是…」放下瓷杯,那雙低垂金瞳看向下午才從醫院拿回的藥袋,上頭作用欄清楚明白地印著兩字:

安胎。

從未想像過,這樣歷經戰火蹂躪的身軀,竟然還能懷得上新生命。

「我與他…從來未曾討論過這方面的事。」
「帝尊,難不成你是擔心,他會有可能...不要這個孩子嗎?」面前的人看向她不發一語,接著只是再次垂下目光,只靜靜點了點頭--

曼邪音此時真真是想深深嘆氣了。
難怪人人都說,談感情,總是特別脆弱敏感,似乎真的不堪一擊。

「我的好帝尊哪~」曼邪音特別將目光從網購上移開,雙腳一蹬,將帶著滾輪的舒適椅子向後滑,使其恰恰停在對方面前,然後伸出手覆上那雙稍稍冰冷的手背。

「有我們在...如果,那男人真有天大的膽子敢不承擔責任--這樣,即使他再聰明絕倫,咱們三尊、策君、魔之左右手...還有你那最疼的臭小子,和整個組織的人都會拼上一拼,讓墨家鋸子試試吃不完兜著走是何滋味!」

「哈....曼邪音,多謝妳....朕不要緊,只是想理好頭緒--」

『等妳理好頭緒,天都亮了。』

  突然,從電腦螢幕發出不明雜訊的嗓音,那原本亮著的螢幕變黑,似乎轉成純傳音頻的模式,兩邊喇叭傳出一道令其中一人再熟悉不過的清亮嗓音--

「?!!什---你什麼時候---?!」突如其來的異變嚇壞了曼邪音,深怕剛剛處理到一半的清單會消失不見,趕緊撲上去拼命地想讓電腦恢復正常。

『就在你放置網拍頁面不動的好幾秒時間,已足夠讓吾竊取完這部電腦裡所有存放的機密文件三次。所謂的魔世三尊,警戒心真是低落得令人搖頭呢。』
「你這臭--混帳駭客!!!!才不要用老娘的電腦做這種好像學校廣播的事好嗎?!把電腦還我!!!」

「.....蒼離。」

『....』似乎能聽得收訊較遠的對方柔聲叫喚,原本通常慣於批判的尖銳言語通通止了口、嚥下聲,不知為何沉默數秒後,這不曉到底是怎麼入侵他人電腦做為廣播用的男人,才淡淡開口道:

『吾到門口了,還想要你的電腦能用,就開門。』

「老娘今天就教訓你這眼睛在頭頂上又悶---呃,帝尊...?」已然氣呼呼衝到玄關前、撩起袖子就準備等著開門揍人的曼邪音,一臂被隨後跟來的人給穩穩牽止住--

「還是...讓我來吧。」
「可是...如果他...又說些混話...」
「就像妳安慰朕的,總是,該面對。」站在後頭的人一笑,難得平時爽朗的氣息裡帶著幾分游移--

她走上前,將一道道鎖,緩緩打開。
其實她明白,自己心裡已有答覆,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和取捨--
以及,她所想守護的東西。

  隨著開闔的光明一現,留著稍長髮尾、湖綠髮的男人,還是穿著平常的淺米風衣,關上掛在左耳上一個精巧的科技裝置,便轉而望向她們--
應該是說,望著他的伴侶。

  面前的女子,雖然身穿簡單衣著,不過,每當有什麼大事需抉擇時,這面對他的娉婷身姿、以及那挑戰他、勝意不息的眼神,都會讓他再次隱約憶起,數年之前那位英氣凜然的戰修羅。

男人平靜,卻是了然於心的喚出那個名:

「帝鬼。」
「...蒼離,我有話--」

「回家吧...?」他伸出一掌,欲去牽起對方垂在身側、緊握的手,卻被不著痕跡地閃躲開。
「不....這件事很重要。」像是已下決心般,捲髮如焰的女子,往上望著對方的目光中,燃著堅定的心意,

「就是,你這悶騷臭傢伙!!!別老欺負我們帝尊偏袒你、心護你!!!哼!!!」

...唉。

「蒼離,今天回診時,醫生告訴我......呃?!等、等一下!」終於要說出口的話道了一半,面前的人卻冷不防朝她低下身,熟練俐落地將人給橫抱起來,並清楚有力的打斷對方一直反覆思索的話語,他只說:

「帝鬼,妳還是跟以前一樣,這麼傻。」朝還待在玄關那面色不善的屋主微微頷首後,默蒼離調整一下整體姿勢,確定懷中那不安份的傢伙,終於肯消停時,才轉身一步步邁開雙腳--

「....所以,你果然知道了。」
「嗯。」
「那麼,你有何想法。」似乎問的時候還緊緊咬著下唇,聲音果敢,只是還有些顫音,

在在說明她的在乎。

「....這個新手母親,似乎一點自覺都沒有呢。」滿意地看著懷中之人訝異仰望他的神情,還如以前被他設計般的無措有趣。默蒼離微揚一邊嘴角,湊到對方的耳邊,這樣說道:

「所以呢....第一次,吾想,兩個吧。」
「....蒼離,不是我想潑你冷水,但檢查的結果可是只有一個,怎麼可能....」才開始想認真好好訓話的女人,當看見近在咫尺、常冰不化的臉上,那難得一見的愉悅神情裡,是帶了何種又稚氣、又有幾分戲謔的想法後,明白了什麼似的,頓時炸紅一張俏麗的臉龐--

正經的話,彷彿就說得不完整了。

「答案很簡單,如果只有一個...那,」看起來斯斯文文,抱著人走下樓梯卻絲毫不費力的淡綠身影,像是於風中呢喃般地說道:

「就再加一個。」

最後,在闥婆尊能窺見的那一點畫面中,她見到以往那位令組織最頭疼的正道魔頭,吻了吻他們帝尊的額角。

聽說,後來當晚通夜趕公文的阿鼻尊,在另一個住所,不明究理地被他的老搭檔用手機通話的方式,砲火連連地數落了整夜。

评论(7)
热度(11)

© 六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