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僻的文章集中地。
能堅持多久便多久吧。

[金光/默帝]傻

前言:現代,遊戲梗(群俠傳),嗯.....各種不正經,輕鬆看吧~

-----------------------------


「......唉?」不禁驚愕一聲,帝鬼一邊滑著手機的動作停了下,看著螢幕上那一直登不回原來帳號、只跑出創立角色和決定名字的畫面發楞著--

嗯......他不會是把自己的遊戲紀錄搞沒了吧?
可是那個畫面....不是在綁定帳號嗎.......?

 

  穿著紅白條紋衫和休閒牛仔褲的他,本來很悠閒地待在後台走道上,等著被邀請的另一人特演結束。
  處理完例行事項,才想起之前為了配合公司宣傳而參加的遊戲,已經好一陣子沒登入了。打開網路,打算弄個安全設定時,沒想到還是被不太熟稔手遊的自己,在不知情下,登出自己的ID...

糟.....當初好像也沒設綁定。
帝鬼略顯苦惱地用一手搓揉眉頭。

 

  他是不沉迷玩這類遊戲....可是,因為大家的設定在裏頭都相當地討喜,所以在之前還熱衷的時期,就把左右手、三尊、角龍他們那些年輕人的角色好不容易地集滿了...

還有,剛剛登入發現一堆換龍將的鄉野訊息沒用....才剛剛換了那個人的....


唉。

  才帶著挫敗感關掉畫面,等待的對象就穿著蒼綠系的繁複戲服開門走出,一邊手上還拎著銅鏡和墨狂,往這邊而來--

 

「...怎麼了嗎?」

「沒,表演結束了?」

「嗯。....公司出產的遊戲?」對方微微側下頭,看著面前的人有些狼狽地把手機收回褲管口袋,


這人眼力不要這麼尖阿!!!他不是關掉了為什麼還能知道?!

 

「你手機裡都是公司的東西,連唯一消遣的遊戲也是公司的,你平常要做的事要發的信上午就弄好了。依據等我的時間來計算,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玩--」似乎是被看出自己臉上寫了什麼話,對方開始滔滔不絕地慣性分析起來,


「停、停停停停停--好吧,我最可敬的對手、公司裡最令人敬畏的偵探,講到這裡就夠了。」帝鬼難得一臉心情不太好地望向對方說道,

「可是你想收的角色都有...吾以為以你一直集不到自己角色的情況來看,應該早就失去興致才是。」

「...集不到的事就罷了吧,東西給我。」

 

  再嘆一口氣,不去細想眼前的人何時又登入他的帳號看過,這次來簡直是充當對方助理的好好先生,自動自發地把人手中該還給道具組的物品接過,快步走在前頭,一心想逃避這個話題時,那默默走在後頭的男子又一手抓上他的手腕繼續說:

「莫非是你收得很少的15資龍將?小空?我記得你有了...邪神將?妖神將?」

「.......」

 

  前頭被追問得沒轍的人停下來,向著天花板一陣貌似鬱結非常的深呼吸,並在默蒼離還沒任何發話之前,突然舉起對方那面戲中不離手的鏡子轉身過來,完全變了一個人的氛圍似,模仿起對方一定再熟悉不過的語調,一邊用襯衫袖口擦拭銅鏡說:

『基地台呢?這裡收訊不太好......』好歹帝鬼也曾是個當紅反派大演員,要去詮釋別人的角色沒什麼太大困難,尤其又當對方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傢伙,

「.........」始終維持一號表情的人輕挑了下眉,

「得到這個答案,可滿意嗎?」


稍稍理解下朕才換到你,遊戲卻馬上不能玩的哀傷感啊!

 

  看看對方見著自己難得的精采私人秀居然一點回應都沒有,帝鬼聳了聳肩,打算掉過頭走掉,卻又被後頭的人大力一個勾臂拉回懷裡--

「?!默蒼離你到底---」側過臉才想抗議,卻見那俊美凌厲的側顏帶著少見的平和感,用勾纏著他拿銅鏡的那手,引導自己將之拿近--

只見柔黃水波感的金屬面依稀映出兩人的臉。

  接著那人的另一手,繞過自己身側,一個巧勁甩帶上那勾著深青圖騰的古服袖口,抓著疊著,熟練地在鏡面上來回擦拭,

像是在戲中、又像是他剛剛所做的動作一般,然後緩緩地、正經嚴肅並煞有其事地開口說道:

 

『魔鏡啊魔鏡--』

『誰是金光的第一傻子呢?』

 

默蒼離配過的遊戲台詞,他自己又怎麼會不知?

  扮演智者而聞名的他不禁悄悄勾起一邊嘴角,又故意將台詞變化,湊近懷中那人被尷尬弄得已差不多紅起的耳邊說:

「你認為呢?帝鬼。」


--------------------------------

PS.

15資龍將策天鳳的台詞是:"魔鏡阿魔鏡,誰是金光第一智者?"


评论(2)
热度(5)

© 六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