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僻的文章集中地。
能堅持多久便多久吧。

[金光/默帝]taste

旅遊時想像想看的畫面(?)回來的時候手機按啊按的就打完了XD
覺得還是不太好抓性格,要繼續更努力荼毒他們下去(嗯?)

目前好像就是一個你追我擋,你逃我抓的概念~

然後參有微量恨網,慎入。

現代,下戲後的背景,前幾篇皆是,只是時空沒有順著,想到就寫~


--------------------------------

  那陣子正是魔戮劇集拍得正如火如荼的時期,也是他們倆從認識以來,因演出多次對手戲,而共事到初次有所磨擦的階段。

話雖如此,並沒有發生什麼大事。


  天資聰穎的人有些或多或少都帶著傲氣吧,帝鬼心想。越是詮釋完美的角色,所背負之事物越難辨明。

不過偶爾還是會希望對方的毒舌在下戲台後可以收斂一下的。

  也許是日子越接近拍攝重頭戲的部份,飾演對手的默蒼離,不管是戲台上或是戲台下都有見面就不自覺開損他的趨勢,他真的不是很在意,不過如果針對得很沒來由時,還是會疑惑…

  例如煞魔子他們來請教或者只是閒聊,本來還好好坐旁背詞的人,突然就會氣勢大開地拋句很戲裡的話揚長而去;或者很突兀地打斷他和其他人的對話,例如說"你真是愚蠢得令人無法呼吸""你之過錯令吾不忍直視""等等…次數多了再順的毛也是會捲的,脾氣也是會燃起。

  所以在某次七先鋒的後進們還圍著自己的狀況下,帝鬼保持著一貫從容的姿態,喚住要離去的綠色人影,面不改色地把之前送給對方的手機用一掌輕鬆折斷,拍拍灰塵,在驚恐的眾目睽睽下揚長而去--

戲裡配合得再怎麼不濟,這點力氣還是有的。


  不過至今因為各自有別的戲份穿插,已兩個星期沒有見到面---如果不小心遇見,要用什麼方式,才能化解尷尬……

唉。
事到如今後悔也無用。

  今日,帝鬼半卸下戲服,待在後台的休息室,看著手上剛領的午茶點心有點煩惱---迷你size的優格,但不知為何沒有小挖勺。白色塑膠容器很軟,可以用擠壓的方式食用,而吃不到的部份…

故作沉穩的一雙金眸稍稍環視四周,很好,室裡空無一人,那麼----

於是那個默蒼離就在帝鬼千想萬想還是沒料到的狀況下,推了門進來。而對方看到的景象就是當檔大戲,修羅國度的領導人坐在餐椅上,微抬著手指,舔食沾取的優格--


"……"
"……呃,抱歉。"完全不知該作出何種表情的人輕咳幾聲,


默蒼離不發一語地走近時,他不禁站起來,欲轉身讓開,

"…今天的點心嗎?"

同樣不明遲疑之人並沒有如預料中再出言犀利,只是淡然問道,

"嗯,幫你拿…?"
"不了,"

在彼此擦肩之刻,蒼離伸出一手,制止了那拿著紙巾,想把稚氣行徑抹滅的對象。在帝鬼還未反應之前,又用一個令人料想不到之舉回敬:

他舔去對方指上的甜食。

果不其然換來一尊剎那陷入當機狀態的真人石像。



"……"
"味道不錯,多謝。"


那天帝鬼彷彿看見了當檔第一智者,露出罕世稀有的笑容。



----------------------------------
數日後,

"網中人。"

"何事?"

"如果有人舔你一口,你會怎樣?"
"……"一雙鳳眼目光射殺而來,


"打到死,揍到爆。"
"嗯…那如果是南宮恨呢?"

"先洗手洗到破皮,然後打到死,揍到爆。"


" ……嗯。"

當朕沒問。

"帝尊。"
"何事呢?"

"你知道有人追你追得很兇嗎?"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差點被一口茶嗆死的帝鬼心想,以後不能再隨隨便便吃公司的下午茶了,會出事。



评论(6)
热度(5)

© 六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