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僻的文章集中地。
能堅持多久便多久吧。

[金光/默帝]はじめまして。

前言:劇情跟上篇<一瞥>連著,以後沒意外就是連著寫下去。

   
===========================

"回到那裡,一切都好嗎?"
"很好,之前跟你說的事也順利有了開頭。"
"嗯....那,記著還是多注意身體復原的狀況--"電話那頭的人聲沉吟一會,似乎有諸多想訴,但還是簡潔而深刻地說道:

"吾永遠支持你所想做的,但你必須記著,什麼都比不上平安。"
"會的…很多事情,都多謝有你。"
"兄弟間何需言謝。"

等待這通自國外打來的電話掛了,人影才自大樓天台,緩緩走回出口陰影處沒入。

-----

新劇開拍前,新入組的演員他們會花上整天的時間仔細橋好角色的造型,和團隊討論大方向的流程等等。當戲服換好時,工作人員交給帝鬼一副隱藏式的麥克風,說是配合大魔頭的風格需要要求變聲--

  別在衣領裡應不是很難的事,但因為身上的料子是硬質盔甲居多,就算是讓化妝師幫把手,也搗鼓好一陣子。著好隆重軍服的他緩緩走到舞台旁的通道口待命,聽到指示才站起身,但...

「....糟。」那副裝得不是很牢的麥克風還是從領口滾了下來,使得他走了幾步就不得不彎下身子拾物,不過也因此沒注意被牽起一角的簾幕中走下一人,更不曉得對面的身影也一同彎下,於是在反身欲起時不慎與對方撞在一塊--然後東西又掉了,滾落到墨綠戲袍的滾邊旁。

「...還好嗎?」他第一次聽到那個清冷聲音開口,問的是這句,帝鬼才要說謝,倒在地上的兩人又因為一同起身、雙雙還在眼冒金星、抓不好距離感而過近,又互相去砸到額頭,

可知道修羅帝尊的金亮亮額飾不是什麼柔軟的東西啊....

「?!---抱歉,你---」這下可是真的緊張了,怎麼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跟個人撞在一起兩次...別說傷了,大概要連火氣都被撞出個七八分吧?
  帝鬼急忙抬頭探問,只見對面也才站定步伐的人,一手拿著自己的東西,另一手揉著被撞得有點發紅的額頭,感覺是有些吃痛的。他想都沒想,也沒顧上自己就是伸出一手幫忙去揉揉對方撞到的地方,

那人眸底的不快卻在看向幫忙揉著自己額角的人時,噗哧一聲中消卻,還轉換成一小陣忍耐不住的、沒來由的歡快笑聲---身穿深淺綠色系,文雅非常的演員長得十分好看,更別提笑起來。

「.....」
「你.....真笨手笨腳的,這要這麼弄。」可能是一切發生太快,又來得太突然--那垂在眼前的淺綠髮絲如浸了湖水的絲綢散著,對方的模樣太清晰地令人莫名感到緊張。不一會,那個好像總無法固定下來的迷你麥克風安穩地藏在漆黑甲片和紅白緞帶裡的隙縫。

  不知該作何反應的帝鬼楞站著,給面前這個還不知姓名為何的演員解決了眼下的難題。

「真謝謝你,還不知你叫....?」
「默蒼離。」
「謝謝你,默蒼離。」那人尚帶著笑眼,不再言語,揮揮手示意他趕緊上去舞台--

後來定了定神的帝鬼還在心裡默背對方的名字呢,就聽得講解著開頭的導演就突然跟他提了句:
「對了,還沒跟你說過你在戲中的對手主要是誰吧?蒼離!誰再把蒼離叫上來一下--」

「.......」....不是吧?
  方才以為已經離開的綠色人影氣定神閒地又走回台上,來到他的身邊。

呃......

「向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孤鴻寄語‧默蒼離。蒼離,也跟你說一下,這位是飾演戰修羅的帝鬼。」

「"初次"見面,戰修羅。^^」
「初次...見面T T」

「對了!蒼離啊!」導演似乎沒發現對視的兩人間微妙的氛圍,想到件很重要的事便拍拍綠衣的人說:

「接下來你不是多了武打的部分,重劍還不太會使吧?帝鬼這方面還挺厲害的,就讓他多指導你吧!」

「那麼,往後請多指教了,戰修羅。」
「咳....請多指教。」


PS小劇場:

後來中原侵略組的一次聚餐--

「其實,默蒼離人挺好的不是?」帝鬼老大餅乾嚼著嚼著,就突然蹦了這句,結果一桌中七先鋒中有四個噴茶--

「帝尊你怎麼了?!!!!QQ」這是角龍,
「帝尊你需要看醫生嗎?!!!!QQ"」這是炎饕餮,
「帝尊你說的不是那個默蒼離吧?!!!@口@」這是一臉不可置信的天懸紅練--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我要水....」這是歿神翼。

「...我們劇組裡不就一個默蒼離嗎?笑起來挺好看的那個。」此話一出,剩下強裝鎮定的三個人也不能好了--

「帝尊你見過他笑?!!!!!」玄影雖然感到很震驚但是做為一個情報員(?)此事不得不記的精神,迅速翻開他的小本子紀錄(???)
「帝尊....末將感覺.....這好危險。」到底是哪裡危險,七重鑾也說不上來就是。
「...真不愧是帝尊。」強忍著笑意,禁不住拿起愛用骷髏頭遮著臉,煞魔子的雙肩顫抖非常--

「....朕不吃點心了。」老人家(?)感覺被年輕人排擠,桑心難過想要走--然後七個熊孩子七手八腳地拖住兼安慰(?)才把頭頭給哄回來。

评论(6)
热度(2)

© 六虎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