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僻的文章集中地。
能堅持多久便多久吧。

[金光/默帝] 一曲

前言:接續上一篇。

---------------------------------

 等待是漫長的,不過,總能找到事物供人消遣。

  "DO,RE,DO...." 一隻白皙的左手臂探向鋼琴,在黑白相間的鍵盤上,指頭先是隨意地、毫無目的的壓撥幾下,一會,手掌便像植物的莖葉向上生長、卻又以蜷曲緩慢的步伐滯空--在以為那隻手的主人大概是要失去彈奏的興趣時,倏忽如雨驟下般,與右手一起,在一格格單純的區隔裡激起一陣陣清冷優美的旋律。


即使是如此,那雙被微垂而下、淺綠色的髮絲所稍稍遮掩的琥珀金眸,還如鏡子般毫無波動。


  這架在客廳裡擱置的鋼琴,前陣子還在另一個人細心維護下,煥然如新。才不過離開十幾天,曜黑琴身已蒙上淡淡一層霧色。在在顯示著暫時這個空間少卻一個人的跡象...


令人不悅。


想到這一點,本來冷冽的曲調中,下意識地多了些間斷性變化激昂的音色。

挽著低馬尾的男子,轉而認真演奏,在樂色裡疾走---
漸漸地,鋼琴聲色亮響得使人得以沉浸、鑽入心神,


以致於那陣他所等待已久的開門聲,並沒有聞見。


  演奏者片刻忘我的沉醉,時而悠緩,時而快行,這首即興曲也漸漸進入中場,重複主旋律的部分了。在主人又突然想棄置這一切時,


一個、兩個、三個不屬於他所製造的琴音,輕輕地在他身側響起--
男子表情依舊漠然,然而看向那隻比起自身略顯粗曠,律動節奏卻更顯溫柔而敦厚的手掌時,眸裡似乎牽動起陣陣不明的漣漪。

  他未回頭,反而是更加專注於這首無名的琴曲,隨著另一人的加入,快速精準地調整他的步伐,而那不知從何時培養起的契合,使得音樂像是接了絢麗綢緞般,逐步華麗而扣人心弦--

直到直到,這氛圍如同開了封口的氣泡酒,散光了撩人的、往外衝的氣體分子時,
黑白的琴鍵上恢復了靜待的寂靜,


一人的手,覆蓋在歸來的人手上。


「默蒼離,我-----」回來了三字未吐,本坐著的人以眨眼不及掩耳的速度起身,並緊抱住方才才與他連奏完的身影,使得欲開口說話的人不得不也快速地反應,將頭微微偏一旁,以免被對方撞到下顎。


「...回來了。」
「嗯。」

「蒼離...總是這樣撞上來,我的牙齒哪天可能就真的撞掉了。」歸家的旅人無奈笑了笑,
「堂堂戰修羅,連一記襲擊都閃不過嗎?」

「....朕現在是在跟墨家鋸子對決嗎?」提及他們戲台上的過往,才想開始互相調侃,帝鬼一說就不禁為自己的"大意"有些懊惱--

「是。」只因這個起身抱住他,身高不亞於他的冷漠系男人,在回應時神采突然變得耀眼而危險了起來,

「敢跟吾對決嗎?」
「........」

好一個不無時無刻都要佔盡上風的孤鴻寄語·默蒼離。

评论
热度(3)

© 六虎子 | Powered by LOFTER